伦敦奥组委严打职业裸奔者 违法者入狱罚两万镑

伦敦当地时间明年7月27日晚8时12分,2012年奥运会将在伦敦碗开幕。现在,一切准备工作都正在紧张进行中,有一小撮特殊职业者也在同时酝酿他们的“奥运计划”裸奔。

从雅典奥运会到北京奥运会,都有裸奔者在赛场出现,无论他们让人发笑还是令人作呕,总归达到了引爆观众眼球的效应,让写在身体上的商业广告获得了足够的曝光度。但到了伦敦还想故技重演,结果恐怕会自掏腰包倒贴到破产,背后的“赞助商”也没好果子吃。

最近伦敦奥组委向英国国会提交了套议案,打击包括裸奔在内的奥运“埋伏营销”,打广告的裸奔者将受重罚。对于马克·罗伯茨领衔的职业裸奔者来说,比警察和护栏更麻烦的障碍来了。 记者 楼栋

每逢奥运会、世界杯前夕,“埋伏营销”这个词就会火起来。什么是埋伏营销?简单地说,就是没向大赛组委会交钱获得官方赞助商地位的商家,借用赛事的影响力、用非正规途径给自家产品打广告露脸。为了保护赞助商利益,组委会对埋伏营销采取零容忍,去年南非世界杯期间就有荷兰啤酒商请美女穿着带有产品商标的超短裙看比赛,虽然她们有门票,但还被安保挡在场外。

裸奔,显然比啤酒美女更具“隐形杀伤力”。2004年雅典奥运会跳水比赛,一个胸前写着某公司网站的裸奔者突然闯入,2006年冬奥会男子冰壶铜牌争夺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英国人罗伯茨两次上演裸奔,胸前的广告网址也被一起拍到,随后这条疯狂的新闻被疯狂传播。

北京奥组委对裸奔早有处理预案。当时担任北京奥组委沙滩排球场馆运行团队媒体副主任的快报员工高峰介绍说:筹备期间提到过裸奔的情况,预案方面主要是做安保、突发情况处置的工作。“应对的演练主要强调安保人员不要使用暴力性动作,进场约束、遮盖,把裸奔的人送出赛场,减少对比赛的干扰。”

即使有预案,一旦被裸奔者进场,就防不住了,伦敦奥组委提出的这套法案,就是把他们挡在场外的绝招。如果法案通过,一旦出现了打广告的裸奔者,本人重罚20000英镑,甚至坐牢,打广告的公司如不能证明这不是自己的授意,同样要被处罚。不为商业利益裸奔的,不受此法案限制,但伦敦奥组委发言人仍警告说:“这同样要承担法律责任。”

可以说,这条禁令几乎就是针对马克·罗伯茨的。奥运会上的裸奔事件一共三次,罗伯茨所占其二,根据的数据,47岁的他已经在各大体育赛场裸奔超过500次。在罗伯茨个人网站“裸奔者”上,他自称是“世界头号职业裸奔者”。这个自诩的头衔并不过分,裸奔从一种恶搞变成如今奥组委都要喊打的“产业链”,一切都源自他。

最早的赛场裸奔出现在1974年伦敦的一场英法橄榄球赛,裸奔的英文单词“streaking”诞生,但很难说从那之后裸奔算不算成为一种文化,但现在它的确是一门生意,罗伯茨第一次裸奔就让他收获颇丰。1993年香港七国橄榄球赛,罗伯茨被朋友怂恿,献出自己的裸奔“处子秀”。被警察逮住、穿好衣服后,有一个当地记者拿1.5万英镑诱惑罗伯茨再跑一次,以创造在同一比赛裸奔两次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最后罗伯茨拿到了钱,但也因为钱,世界纪录被取消了。

从裸奔中找到乐趣,同时发现商机的,只有罗伯茨一人,把裸奔变成职业的,他也是第一人。秀场从大满贯网球赛到美国职业橄榄球决赛超级碗,观众从奥委会主席罗格到英国爱德华王子,广告商也发现罗伯茨的裸体是一块关注度巨大的广告牌。现在罗伯茨不但可以靠广告收入养活一家五口,还有闲钱搞慈善。

无论如何,裸奔都算不上高雅,投放广告的客户毕竟是少数,大多集中在一些网站。但几年前耐克和锐步也围绕裸奔者制作了有趣的广告,耐克先推出一个穿自家球鞋在欧洲足球赛场上身形敏捷的裸奔者,锐步随后让自家广告系列里的人物在橄榄球场上把耐克的裸奔英雄制服。

也许禁令之下,伦敦不会有裸奔者,但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禁令反而会激起裸奔者的表现欲,为商家创造更大的关注度。去年就有人为了100万美元的悬赏到美国总统奥巴马面前去裸奔了,伦敦和裸奔者的战斗会因为一纸禁令而提前结束吗?

1974年4月,在伦敦西部特威肯哈姆体育馆举行的一场英法橄榄球比赛现场裸奔。

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

Leave a Comment